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环境生态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查看: 7871|回复: 0

你所不知道的观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11 10:5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积累更多的鸟类知识,获得心灵上的满足;早起锻炼身体,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;给游客作导赏,带更多的人加入观鸟者的行列——

■本报记者 温才妃

清晨的溪源江边,一群大学生踏着露珠、手提望远镜默默地伫立在岸边观鸟。

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早上五六点是鸟儿一日之中最活跃的时段之一。而对于观鸟的大学生来说,早起也给他们带来了别样的惊喜。

“看!有棕背伯劳!”离鸟儿五六米开外,熊夏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一边紧盯着望远镜中的画面,一边压低了声音告诉同伴。

熊夏玲是福建师范大学观鸟协会前会长、生物科学专业大四本科生。位于溪源江畔的福建师范大学,选址于湿地之上,校内鸟语花香,共可观测到80多种鸟类。得天独厚的优势,早在10年前就成就了一个爱鸟护鸟的大学生社团——观鸟协会。

“不观还好,观一次就会爱上”

“鸟有什么好看的?”

在人们的印象中,提着个鸟笼上公园逗雀,多是老年人的爱好。大学生为什么会喜欢观鸟?

“说实话,关于观鸟,一开始我内心是拒绝的。”熊夏玲坦言道,自己入社的初衷为了是学写策划,刚好她认识观鸟协会策划部的学长,就这样加入了社团。

“没有入社之前,我看到任何鸟,都喊它们‘麻雀’。”熊夏玲说,直到社团组织了第一次校内观鸟活动。当学长把单筒望远镜后的位置让给她,镜头里北红尾鸲的身姿彻底地震撼了熊夏玲。再加上学姐在旁边侃侃而谈地解说,熊夏玲对观鸟“一见钟情”。“它们不再是‘麻雀’了,回来后我疯狂地翻书,想要搞清楚看到的每种鸟。”

生物工程大三本科生郑婧和熊夏玲有类似的经历,用她的话来说, “(观鸟)不观还好,观一次就会爱上”。

如今,郑婧是熊夏玲在社团的接班人。让她印象最深的是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在滩涂上看见了传说中的大白鹭,“在福建,小白鹭并不稀罕,第一次看见大白鹭约有1.2米,足有小朋友那么高。嘴裂长、黄色的脚比小白鹭略长,这都与大白鹭的特征吻合”。

“发现从前没有见过,只有耳闻的鸟,心里别提多激动了。”郑婧兴奋地说。

熊夏玲、郑婧告诉记者,在协会中,观鸟总数高的人会被当作“大牛”一般膜拜,不时还有学弟、学妹前来请教鸟类知识。一些“大牛”的观鸟总数高达三四百,他们毕业后也仍然保持着这个爱好,足迹遍布北京、云南、香港等地,“每到一处旅行,别人忙着逛景点、购物,他们一定会把观鸟列入行程”。

记者了解到,不同于国内已经成熟的赏花、观潮,目前国内的观鸟还属于小众活动,多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福建、湖南等省市。

那么,这样一类小众活动又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呢?“积累更多的鸟类知识,获得心灵上的满足;早起锻炼身体,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;给游客作导赏,带更多的人加入观鸟者的行列……”熊夏玲、郑婧的世界充满了别样的美好。

观鸟应从娃娃抓起

就在记者采访的半个月前,熊夏玲刚刚结束在霞浦滩涂的观鸟调研活动。她跟着导师出海,去未开发的小岛观测。由于天气太热,除了海鸥几近无鸟。就在他们意兴阑珊之际,四只岩鹭飞进了他们的视野。

这样的意外之喜,一下子让全体人员精神亢奋。实际上,类似的调研活动在社团中较为频繁。除了每周三固定的观鸟、观植物行程,社团每月都要抽一个周末的时间去泉州湾河口湿地做调研。他们的任务是在固定的观测点、时间点,记录鸟类的种类、数目、特殊行为(飞行、觅食、求偶等),整理出红树林鸟类的周年变化数据,再上交给保护区、省林业厅。

当然,这些观测对学生自身也有不少益处,比如谢晓薇的毕业论文就建立在观念活动的基础上。身为熊夏玲之前的会长,谢晓薇不仅热衷于调研,还特别提倡从观鸟的角度,把孩子引入自然教育中。

她告诉记者,观鸟的第一原则是在不打扰鸟的情况下去观察它。一些小朋友喜欢吓鸟、扔石子引出鸟的行为,都可以在观鸟活动中及时纠正。而且,“吸引了孩子,往往能连带着吸引大人,孩子的想法会影响到家庭每一位成员,进而提升全家人的爱鸟意识”。

协会组织过很多次亲子类的科普活动,如去聋哑学校给小朋友做爱鸟宣传,给新洲村小记者观鸟活动作导赏,来到森林公园和小朋友一起悬挂鸟窝,在金鸡山公园和小朋友们一起制作鸟类沙画、剪影,在野生动物保护月中给家长、孩子们讲解珍稀动物标本……

值得一提的是,谢晓薇还在爱鸟周组织了鸟舞快闪活动,模仿中华凤头燕鸥、鹊鸲、叉尾太阳鸟等鸟类动作,吸引了大量市民围观。如今,她即将成为一名高中生物老师,把观鸟纳入课外教学已列入了她的计划。

爱好可发展为特长

一项特殊的爱好也可以发展为一项特长。由于陆续有能人加入,协会中一些成员还开始了伤鸟救助。曾经一名成员帮一只受重创的灰胸竹鸡做截肢手术,最后灰胸竹鸡被救活,并被放养在福州(国家)森林公园里。

熊夏玲本人也参与过伤鸟的救助。去年11月底,学长在夜雨路灯下捡到一只瑟瑟发抖的池鹭,它的整个喙被破布缠住,完全张不开嘴。学长找到了熊夏玲,一起为池鹭救治。“其实扯破布的危险挺大,池鹭的喙长,当时不是很冷静,看到人的眼珠子在动,很有可能上前去啄。”于是,她和学长一人摁住鸟,一人拿着指甲刀剪破布。为了安抚鸟的情绪,晚上他们还特意拿一次性筷子模拟树枝,支高了临时充当鸟笼的纸箱,方便鸟爪勾住。

而这一切如果没有日常积累的鸟类救助知识,还真做不到。因此,附近高校难以救治的伤鸟,常会被送到福师大观鸟协会救治。

当然,鸟不是救完了、放走了就了事。救助过后,熊夏玲组织大家开会讨论池鹭受伤的原因,得到的结论是上游村落在河道随意排放垃圾,池鹭捕鱼导致喙缠破布。为此,协会成员们专门来到溪源江上游的马保村派发了300多封“致村民的一封信”、安放鸟窝,给居民宣传环保理念。

“我们最大的心愿是吸引更多人加入爱鸟护鸟行列,和他们一起去欣赏这份‘鸟鸣山更幽’的美好。”熊夏玲、郑婧坦言,虽然福师大观鸟协会在省内的辐射力较强,但毕竟只是一个校级的学生社团,关于如何吸引更多中小学开设观鸟课堂、允许孩子们跟着协会去户外开展教学,而不是总被“课程满、户外不安全”等理由拒绝,大家还是有些困惑。

“但我们相信只要越来越多人亲近自然,学会欣赏鸟类,就会更懂珍惜身边的人和动物。”采访最后,他们乐观地表示。(中国科学报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